來自澳洲民謠搖滾樂團「Frente」佛朗迪合唱團

1994年將「New Order」新秩序合唱團代表作,重新詮釋成醇美動人的清唱戀歌。Frente,一支來自澳洲的組合。 剛開始隊員總共有4人: Angie Hart - Vocals Simon Austin - Vocals, guitars Tim O Connor - Bass Mark Picton - Drums 由Angie為女主音的Frente, 並不願意順著流行音樂的趨勢,而做出迎合市場的泡泡糖音樂。相反地,他們寧願走向非主流,朝著自己喜歡的木吉他民謠風格,創作出另一種清新的音樂。

主唱Angie Hart漂亮的清唱。在吉他的伴奏下,Angie Hart的聲音特質十分地突顯。Angie Hart的聲音非常稚氣,聽她的歌聲,就像一個13、14歲的小孩的低吟,帶給我們一種平靜而又倔強的感覺。《滾石》雜誌稱為“顛覆傳統流行美感的小女孩嗓音”。

在他們的唱片裏,你可以嗅到花香,大自然的氣息,一種與世無爭的慵懶。 Angie的乾淨嗓音總讓人聽了不自覺的愛上她。 1989年,當時還居住在Melbourne的Angie,連同好朋友Simon的支援下,決定要自組樂隊。於是他們找來了Tim和Mark,加上Angie的聲音,Simon的木吉他,便形成了Frente。在1992年,他們在家鄉澳洲推出首張專輯,Marvin The Album。

專輯一推出後即受到當地青少年的歡迎。尤其是在當地校園裏,Frente的歌曲更是成了學生們的喜愛。在完全沒有意料之下,專輯賣了白金,而Frente也隨後到國外許多地方巡迴演唱。不過,迅速的成名也為Frente帶來了無限的壓力。在巡迴演唱後,Tim和Mark黯然決定離開Frente。而Angie和Simon也處於低潮心情,甚至一度想解散Frente。

在沈寂了一段日子後,Angie和Simon從新振作,找來了新隊員Bill McDonald和Alastair Barden,並在1996年推出第二張唱片,Shape。雖然Shape的銷售量不如首張專輯,但部分歌迷對它的評語卻是相當高。因為Frente在這專輯裏的個人風格非常突出,給歌迷帶來了完全不同的感覺。

因為Shape專輯的推出,Frente也忙著為宣傳而到處巡迴演唱。而過後隊員們之間再次出現意見分歧。於是在1998,Frente宣佈解散。 點評: "Bizarre Love Triangle." 是翻唱“New Order”的舊作,女主音Angie Hart那把只屬於天使純淨而又脆弱的嗓音,洗盡new order這群鼓噪的老人賦予“Bizarre Love Triangle”的滾滾風塵,配上吉他手Simon Austin田園寧靜多變的木吉他,在耳邊描繪了一幅莫奈筆下流光溢彩的印象派油畫。

Bizarre Love Triangle
Every time I think of you 每回只要一想起你
I get a shot right through into a bolt of blue 我便立刻身陷濃烈憂鬱
It's no problem of mine 雖然不算什麼問題
But it's a problem I find 卻也不容忽視迴避
Living the life that I can't leave behind 這種生活無奈偏偏掙脫無計

There's no sense in telling me 不必搬出什麼道理
The wisdom of a fool won't set you free 試圖宣導戀愛有如入獄
But that's the way that it gose 繁繁複複點點滴滴
And it's what nobody knows 不為人知這場心悸
And every day my confusion grows 紊亂思緒隨著日子不斷加劇

Every time I see you falling 每回見你乏力繼續
I get down on my knees and pray 我必跪下誠心禱告求祈
I'm waiting for the final moment 關鍵時刻頻頻屏息
You say the words that I can't say 期待你說出我說不出口的秘密

I feel fine and I feel good 我不痛苦我無所謂
I feel like I never should 這種心情似乎不對
Whenever I get this way 每當自己這般曖昧
I just don't know what to say 只能無言尷尬狼狽
Why can't we be ourselves like we were yesterday 為何你我無法做回自己不再虛偽﹖

I'm not sure what this could mean 不知這是何種意味
I don't think you're what you seem 不覺你在坦誠相對
I do admit myself 但我必須承認一點
That if I hurt someone else 若是另尋他人肆虐
Then I'll never see just what we're meant to be 我倆紅線之迷將永無破曉的機會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indy 的頭像
Cindy

簡單過生活

C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